最近沉迷止水和ミナ扉
堍和阿飞真的很可爱【沉迷】
草稿流,完成度低,拖延症严重,杂食
火影:扉间中心,止水中心,主扉间右,柱斑,鼬佐,止鼬,水土不服组,鸣佐,带卡,是个标准宇智波颜粉
J家:A团紫担,SZ蓝担,杰尼斯的女人无所畏惧
刀剑乱舞:三日鹤不可逆,提鹤左直接拉黑
全职高手:孙翔本命,周翔主,喻黄喻

【水土/土水】社会就是处处都充满了潜规则

是!车车!啊!是好吃的(PY交易换来的)车车!快落地转圈圈!谢谢獭獭!爱你!❤️

荒川獭獭-黄泉酬酒做兄弟:

-阿影@阿影拆开来是景三 生日快乐/
-水土不服,邪教互攻,双重身份现pa,神秘代码已补。
 
 
 
 
 
 
夜黑风高杀人夜。 
 
 
小巷的唯一光源吸引了不少趋光昆虫,蛾子或者别的什么,围着白炽灯泡冲撞着企图扑火。 
仔细看去蓬满灰尘的路灯上还积着些深色的污垢,蜘蛛网昆虫尸体或者别的什么,总归不会让人想一探究竟。 
 
 
没有充满着惊恐撕心裂肺歇斯底里的惨叫来渲染一下气氛,映在砖墙上的人影只是一声闷哼后便倒了下来,太阳穴留下一个血腥的孔洞,表明已经有一颗金属嵌进了他脑袋里。 
 
 
而在他濒死前,只有不过一声唾沫落地的轻响。 
 
 
西装革履的宇智波带土走了过来,他端着的枪装了长出一截的消音器,枪管还发着热,看来这就是元凶了。枪口下移,地上的男人蠕动着做出了最后的挣扎,他的视网膜倒映着头顶的白炽灯与飞蛾,牙关倒咬得死紧,一句求饶也无。带土给了他个痛快。路灯几闪,蛾子飞走一圈又回来继续扑腾它的光和热。 
 
 
从被害者遗体的假臼齿中找到了最重要的芯片,内鬼的清除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剩下的只有……带土收好家伙,连带包裹仔细的芯片一同装进了公文包,走出两条街后摘下手套塞进某个流浪汉的怀里,夜风还带着凉意,但是宇智波带土脱掉了西服外套,如果不是现实条件不允许,他甚至想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回家。 
 
 
就像个在外面艳遇了回家还要面对更年期妻子的大叔,虽然回收芯片和衬衣蹭上口红并不合适同台竞技,但是结果大概都差不多,大概? 
 
 
所以现在去找个酒吧来一场邂逅能遮掩掉硝烟与血腥的味道吗?路过公园的带土望了一眼看到他便扭头离开的黑猫,走到它之前呆的地方,用别扭的姿势夹着公文包和外套拧开渗水的龙头搓了把指尖。说实话力道不太走心,但是做个样子也代表自己努力过了,在结果无法改变的情况下,也许这样能让同居人给个缓刑? 
 
 
毕竟明天是第一天上班的日子。即将出任某跨国私企总经理的宇智波带土,脸上终于有了一点成功人士的光辉。 
 
 
—————— 
 
“听说了吗?空降的那位总经理?” 
“也是一个宇智波呢,是亲戚?上来就挤走止水总监预定的位子?” 
“嘘,谁不知道空悬的位子理应落到谁头上啊?公司都是家里开的,这种行为怎么看都是私怨了吧?” 
“啧啧啧豪门大戏啊——” 
 
 
员工的议论纷纷被玻璃门一概隔绝,走马上任的总经理宇智波带土适应良好,在他的新办公室里翘着锃亮皮鞋,靠着真皮老板椅子往后一仰,舒坦。 
 
 
八卦中被横刀夺位的宇智波止水侍立在旁,脸上还是被姑娘们称为“秋日和煦阳光”的温暖笑容,不急不恼,似乎在等某人开口。 
 
 
然后带土开口了,这是今天从同一张床上下来后除了“早”以外的第一句话,带土说:“以后你就是我的私人秘书了。”止水的第一句话是:“请容许我拒绝。” 
 
 
也许是想到会被拒但是没想到会被拒绝得这么快,既没有追问也没有质疑,仿佛一口回绝自己上司是多么天经地义的事。宇智波带土觉得自己有必要强调一下他在公司的领导地位,于是他放下脚坐正了姿势,敲了敲实木办公桌面,高级家具的回响还挺好听,带土留意到这点,突然有了别的主意。 
 
 
带土说:“首先在公司叫我带总,毕竟这里不止一个宇智波。其次这张桌子不错,你听它敲起来的声音就知道木料上佳经得起折腾,不如我们下次试试?昨晚就不错呀水水,很会吸嘛。” 
 
 
开弓没有回头箭,说出口的话泼出去的水,于是这天下班后职员们有了新的话题。 
 
 
“总经理第一天就加班?” 
“我以为世界上只有卷发的宇智波会主动加班,想想止水总监。” 
“号外号外,HR那边的最新消息,止水总监多了一份职位薪水,你们猜猜是什么?” 
“别卖关子啦!快说快说!” 
“总经理——秘书!” 
 
 
一石激起千层浪,浪再凶也打不到巫山上,抱在一起相互啃噬的起始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两个血气方刚的青年本就燃点不高,等到宇智波带土棋差一招被困在臂膀和漆得光可鉴人的桌上之间,就是那张实木的,回响不错的,总经理办公桌上时,他终于从宇智波止水笑吟吟的脸上看出了“我一点都不记仇”的影子。 
 
 
“生气了吗?” 
“没有哦。” 
 
 
到了总经理和他的秘书结束加班,把钥匙丢给止水的带土径直坐上了副驾驶,止水接住钥匙坐进去发动了汽车。 
 
 
是止水先打破沉寂的,他对带土每三秒变一个的坐姿表达了歉意,并且主动提出回去后为他缓解一下过劳的腰肌——毕竟就算是包浆严实的桌子边依旧是硌人的,带土哼哼了两句算是有被安慰到。 
 
 
“不过带总,”止水打着方向盘转出了地下停车场,亮堂到晃眼的光从正前方光明正大扫掉他脸上的阴影,这让他看起来就像个在阳光下生长出的普通人,他接着说,“真的不打算主动告诉我些什么吗?有没有什么偶然被你忘掉的事情,比如深夜是什么促使了你跑去公园请猫咪喝水?” 
 
 
宇智波带土拉下了挡光板,阴凉又重新降临了,外面日光再烈,也总有蒸发不掉的阴霾。他突然想要点烟,但这是不能不开空调的天气,于是他放弃了这个想法,开口却依旧有几分烟嗓的干涩,“这是最后一份任务。”他这么说了。 
 
 
止水似乎用余光看了他一眼,但是开车的人是不能分心的,带土知道,于是他更大胆了一点,又挪了个对下半身舒服的姿势摸出根烟叼进嘴里。好像过了有一会,止水说:“给我也来一根。” 
 
 
两个大男人就在路上,关紧了车窗开着冷气,叼着没点的烟,各有所思,却都绕不开对方这么一个,生命中特殊的存在。 
 
 
还是止水先说话,他抿着烟吐字却意外的清晰,他说:“你还记得我以前是做什么的吗?” 
 
 
你还记得吗?记得,记得太清楚了。宇智波止水一直是个出挑人物,在道上在组里,都是锋芒难敛的一把利器,可这把利器跟在他身边从来都只做扫尾,也许还附带点资料收集刑讯拷问的。浪费,每一个知道他们的人几乎都用这种眼神看着他,你实在太浪费了。 
 
 
刀不磨会钝的,人也一样。所以在宇智波斑发出指令要有人去明面上的企业牵头的时候,出列的宇智波止水更是扎眼得过分。在宇智波带土眼中尤甚。 
 
 
他不该在这里,他就不该来听老头子开这个什么狗屁发展会议的。 
 
 
可是一开始雪藏这把刀的人不正是你吗?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呢? 
 
 
你到底想要他怎么样呢? 
 
 
“我想要……”带土注意到止水投过来了一个让他接着往下说的眼神,这才发觉自己已经喃喃念出了声。“我当然记得。”他很快改口,所幸对方没有追究的意思。 
 
 
“那么,我现在在做的事,某种意义上是以前的延伸。”止水尝试和带土进行思维上的沟通,但是逻辑方向的差距往往会让这件事变得意外百出。“你是在说我打乱了你的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计划吗?水水。”带土果然打断了他,并且在对话中加入了自己的节奏。 
 
 
“不,土土。”止水否定得和上午一样快,“重点不是我想做什么,而是你想做什么。”他轻巧勾上了转弯灯,又打了一次方向,“根据我这些年的经验,既然站上了明面,就去当一个正常人,享受一下正常人的生活。”接着他笑了一下,说:“也许除了性向,学着当个正常人吧土土。” 
 
 
—————— 
 
宇智波带土几乎都要被水水说服了。 
 
 
这是第二天坐上总经理交椅的带土的头一个想法,下一个是:还好我不光是土土,还是阿飞。 
 
 
没有立场的情报贩子阿飞,什么都能知道什么都敢查,各大组织至今也摸不清底的滑头,据说宇智波斑本人拿到这个橙色面具示人的贩子资料时只是嗤笑一声,便撤回了调查的资源。这又给阿飞的神秘形象多糊了几层面纱。 
 
 
作为阿飞,带土当然知道得更多,包括他行规蹈矩的现总经理小秘这些年从未停过的手脚。所以在他的“退休申请”顺利登上斑的桌案,并获得了鲜红的通过印章和无关痛痒的后续指令后,宇智波带土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大家长的关爱。 
 
 
不过作为宇智波带土,阿飞摘下他扣在面上的漩涡面具,单手撑住下颌,脚尖一点一点的等待着水水的打卡上班…… 
 
 
宇智波止水总监由于某位总经理的任性要求,没有聘请其他的秘书或助理,相关工作只得他亲自动手,因此他每天都要先在自己的总监办公室确认一天的工作安排无误,再去经理办公室里的秘书隔间坐上大半天,看着带土手忙脚乱咋咋唬唬的处理这些并不顺手的工作,然后一如既往地帮他扫尾。 
 
 
好在自己部门能用的人已经培养出来了,听到应允后推门进去的止水最后一个念头还是这个。 
 
 
有实力的人只要稍加经营总会有些名声,比如助人为乐拯救世界的超人,看到红内裤外穿第一时间就能想到他。因此宇智波止水看到橙色漩涡面具被宇智波带土拿在手上把玩时,第一反应是反手锁上了门,然后左右确定还有没有埋伏,他垂下双手走过去,问带土:“你有没有事?” 
 
 
带土的回答是把面具戴回到脸上,捋了把头发让自己进入状态,接下来就是阿飞的主场了。 
 
 
“水水~是带土的水水呢,可不能弄坏了,但是水水一直不肯坦诚相待,带土也很为难哦……”阿飞站起来,脱掉了束着人的纯黑色外衣,白衬衫与波点领带的组合靓得刺眼,他看着宇智波止水从镇静转为了然的神情,两方都没有从眼睛里流露出意外。 
 
 
“当你见到人家的时候开始,水水,你改变主意也已经来不及了呢。”话音刚落,阿飞挥出的拳头被止水侧挡开,阿飞翻身一个弹腿,被止水迅速的后退避开,待止水站定身形,这时他们已经拉开了距离,止水面朝着还站在办公桌那边的阿飞说道:“也许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这句台词一般出现在斡旋、讨价还价、争取时间等等场景,在老相好说来可能还有那么几分卖弄人情,可惜这相好的那位也只是看着好糊弄,当真万事不管的少爷是坐不到若头位子的,所以阿飞决定让止水见一下棺材。 
 
 
“需要人家提醒一下吗?水水哦人家可是什么都知道的阿飞呢!”他语气里的混合着失望和欢欣的奇异气息,从抽屉里拿了个文件夹以后,阿飞走向了止水,“所以说,水水难道真的是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cool boy类型吗?带土可说了哦,识时务者为俊杰,少吃点苦头不是会舒服很多吗~看在水水和带土曾经睡过的份上,嗯!这也算是社会潜规则了呢!” 
 
 
因着阿飞的步步逼近,他脖子上颇具特色的波点领带也占据了大片视野,上面的温莎结还是一早止水为他打上的,这么些年宇智波止水也早已放弃和宇智波带土的审美统一,就像止水曾经收到过的定制红云图案领带夹,就算是某一年的生日礼物止水也并没有把它戴出去的打算,个人风格过于强烈,就和带土常穿的外披衬里遍布的个人设计一样具有标志性。 
 
 
尽管两人没有对关系遮掩过什么,宇智波止水依旧拒绝宇智波带土的圈地标注,而宇智波带土也从没对此发表过任何意见,接着就是顶着阿飞名字的人把止水掼到了毛玻璃的门上。他根根手指插进止水的指缝,将那人摸到门锁的手扣死在无法动弹的姿势上,外面的人应该能看到办公室的门被谁撞上为之一震,接着挡住门的阴影散开了,里头的两个人换了地方。 
 
 
阿飞把止水带到了秘书应该呆着的隔间,这里更像是什么都有的一间内室,通了电的扫描仪安安静静立在角落,桌上的碎纸机亮着灯,表现出随时可待投喂的乖巧。不过应该运用它们的小秘书可就不那么乖巧了,被以掰的方式牵住一只手的他翻阅起了阿飞拿出的文件,首页上赫然印着的木叶标志显然已经无声表明了这份资料的机密性。 
 
 
阿飞这时候没有再出声了,他觉得应该让止水主动说点什么,内容与后续对宇智波止水的处置息息相关,毕竟组织不是个慈善组织,老大也不是什么恶魔嘛。 
 
 
但是止水并没有如他的意,只好由制住人的那一方先开口,“你现在告诉我你是双面间谍还来得及,水水。”带土这么说,现在他又是带土了。 
 
 
不是说之前的劝告无用,但至少这个隔间是全然安全的,宇智波的地盘总归不会单纯留给这俩人折腾,上面的人留个后手也是意料之内,同时宇智波带土给隔间装个屏蔽也是情理之中。带土又回到了之前面对止水时候的语调,轻缓又通情达理的带着劝诱,他说:“这里很安全,外面就不一定了。现在你要告诉我你到底在做什么,只要能确保你的无害我就能保下你,趁你的动作还没有惹到老头子之前,懂吗?” 
 
 
这些话擦着止水的耳根飘落,听进去多少就是另一回事了。止水开口道:“我也是个宇智波呢,土土。”然后举起两人相连的手示意他放开,带土照做了,接下来毫不意外的侧身与止水藏起的刀片侧肩而过。宇智波带土朝着止水的膝弯一击,在人站立不稳时直接卸了他的手腕,刀片落到地毯上,没了声息。 
 
 
骨骼错位的声音听起来挺疼的。带土这么想着,抓住止水那头手感很棒的卷毛擂到了碎纸机上,说实话下手不太重,毕竟塑料的机身实际上受不了带土的重拳。 
 
 
但止水还是倒吸了一口气,仿佛迟来疼痛现在一点一滴侵蚀到了他的呼吸系统,拉扯到气管里都是疑似呜咽的声响。带土开始思考他是不是真的弄得水水很疼了,但是没有办法,就算在明面上休养了好几年止水也是黑暗世界的人,温暖与明亮都不属于他们,做错了事是应该遭到一点惩罚的,况且机会已经给过了。 
 
 
碎纸机是一件常用的纸质文件销毁器械,它的好用与安全性表现为入口只有不到一指宽的缝隙让你塞纸进去,然后缓缓地卷入文件将其绞碎。现在换成了一个人的脑袋,自然是塞不进去的,但它也不是什么合适的枕头,因为它还会卷入脑袋上的头发。 
 
 
宇智波止水的黑发要真说起来其实是稍长的,只是因为打着卷所以显得和大多数短发没有什么区别,现在他的发梢刚刚好漏进了卷绞的机械间,被拉力吸进去不断绞碎的根根触感十分鲜明,生生捹断的发丝带不来多少痛感,却给人一种快要被绞进去的错觉。 
 
 
带土说:“你这样不配合,我只能把你带回去走程序了。”并且追加了一拳给他的腹部。 
 
 
最后还是带土妥协的,他说道:“我不会把你交给斑,但你这样也无法完成你想做的事。”停顿了一下,他看着外室通透的落地窗,可以俯瞰大半个城市风景的透亮窗户,现在日头还不盛,所以没有拉上帘子,但是玻璃应该被晒得温温的,或许会很舒服。 
 
 
“水水,你曾经问我过想要怎么样,那么现在我知道了。”他的声音里开始出现打商量的意味,“不然这样,你出去在落地窗上被我潜规则一下,就当是我被美色蒙蔽了双眼,如何?” 
 
 
宇智波止水抬眼笑了一下。 
 
 
 
 ……


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说。
 
 
 
END.
 
 

 

 
 
 
 
 

评论 ( 1 )
热度 ( 27 )
  1. 阿影拆开来是景三荒川獭獭-獭式揉脸.jpg 转载了此文字
    是!车车!啊!是好吃的(PY交易换来的)车车!快落地转圈圈!谢谢獭獭!爱你!❤️

© 阿影拆开来是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